因为丈夫是农村来的美食美食

学龄前 2021-01-12 02:20

摘要:因为丈夫是农村来的,妻子在家中便不给他平等的地位和尊严。丈夫不但要承担全部的家务,还不断受到妻子的呵斥。当发现丈夫与别的女人有接触时,又不问青红皂白横加诋毁。丈夫提出离婚以后,她更不择手段寻求报复,结果适得其反,毁灭了自己的家庭。

金玲对自己的婚姻家庭十分满意。丈夫 是个身材魁梧的复员军人。这个大男人不但能干活,脾气还特别好。他买粮、买菜、做饭、洗衣、接送孩子、打扫卫生,家里没有他不做的活。金玲也出门上街,不过是逛商店给自己买衣服买化妆品。她不但不干活,对 稍有不满还要埋怨呵斥。 从不顶嘴反抗,只埋头做活。对这一切,金玲心安理得。因为在她看来,他们的婚姻是她给 的恩赐。 的家是农村的。 不和金玲结婚,他从部队复员就得回农村老家,不可能在城里留下来,不可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不可能有现成的房子。金玲不嫁给他,他连媳妇都娶不上。

金玲只顾得意,却忽略了一个简单的真理:物极必反。

问题是偶然被她发现的。那天她从商店出门,看见对面大市场里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。她一眼就认出了那男人正是她的丈夫 。和 在一起的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。那两个人专注地边走边说话,没看见站在对面商店门口的金玲。金玲则躲在那里盯着他俩直到在街道转弯处消失。

金玲起了疑心,待 下班回来便质问 :

“那个人是谁?”

“哪个人?” 虽然听惯了金玲的呵斥,可是今天她的态度格外严肃。他有点莫名其妙。

一般也不会大量使用小麦替代玉米

“和你一块逛街的人?”

“我上班哪去逛街了?”

“我都看见了你还不承认!”

“啥时候?在哪儿?”

“就是今天上午,在大市场!”

“上午?大市场?——哦,那是查税,哪是逛街?”

“什么查税?查什么税?”

“在大市场摆滩卖东西要交税。有的人不交税就摆滩。我们就是查这些人的。”

“查税还非得一男一女两个人?一个人不行?两个男人不行?两个女人也不行?”

“也不是不行。我们俩在税务所就是管这个的,只有我们去查,有时候一个人出去,有时候就两个人一块出去。”

“查出来几个偷税的?我看你俩根本不是查税,就是在聊天逛大街,还亲亲热热的!”

“说啥呢你?啥聊天逛大街?” 去做活不再说话。

从此以后, 回家依旧勤勤恳恳地做家务,只是话比以前更少了。金玲可是不得安逸了。她感到自己和家庭面临危机。出于本能,她断定给她造成危机的就是那个和 一起逛街的女人。她从邻居和 的同事那里打听到,那个女人叫段小洁,和 在同一个税务所上班。段小洁结过婚,男人在南方打工。两人聚少离多,感情淡薄,已经离了婚。现在段小洁是单身。这个情况让金玲对自己的判断确信无疑。

金玲天天出去盯梢。她发现段小洁在城里有一个住处。更让她吃惊的是,有一天她眼睁睁地看着 和段小洁一起走进了那个住处的门。她火冒三丈,恨不得立刻就跟上去抓住他们。她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记下了那个住处的地址然后回了家。

下班回家,一进门就奔厨房做饭。金玲倚着厨房门框质问 :

“今天又出去查税了?”

说:“没有。我们也不是每天都出去查。”

“没上大市场去查,到别处去查了吧?”

“哪儿都没去。”

“哪儿都没去?那就不是去查税,去干别的事了,干啥去了?”

“什么干啥去了?我哪儿都没去。”

“哪儿都没去?你也学会撒谎了?”

不语。金玲接着问:“你上她家去了吧?”

“谁家?”

“谁家?你装什么糊涂?那个小娘们家!你去了没有?干啥去了?”

“你是说小洁家呀?”

“小洁家!还挺亲切呢!看来是常去了?”

“小洁是我同事,有事到她那里去一下,有什么奇怪的?”

“有事?你们有什么事?”

反问:“你干啥?你盯我的梢?”

金玲冷笑:“心虚了?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。我告诉你,你既然跟我结婚了就得好好跟我过,别朝三暮四的脚踩两只船。你要不想跟我过了也行,拿起你那当兵的铺盖卷儿滚蛋!”

话虽这么说了,可真要离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金玲想,自己 7岁了,再找只能找四十以上甚至五十岁的男人,那简直不可想象。而且绝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能像 这样对自己言听计从,能容忍她的任性和骄蛮。要想不离婚,只有拆散他们。要拆散他们,就得管住 。管住 不容易。他敢在外面找女人,说明他色胆包天。他表面上对自己低眉顺眼逆来顺受,那是在隐忍。他蔫有主意。当他不愿再容忍的时候,他一定会造反。

不出所料, 果然提出来跟她离婚。

金玲说:“你想好了,离婚是你提出来的,你要承担一切后果。孩子归我这天经地义。家里的房子和一切财产也全都归我。房子本来也是我的。你要净身出户!你懂吗?”

不吭气,照样上班下班做家务,也坚持着要离婚。

金玲给税务所领导打,举报 和税务所里的一个女人乱高男女关系,破纷繁复杂超过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。在此背景下坏婚姻法,破坏家庭和睦,希望领导严肃处理。

税务所领导找 谈话。 从家里搬出去,干脆和金玲分居了。

金玲气得咬牙切齿。她猜想这一定是那个小娘们给 出的主意,在后面给他撑腰。要想留住 ,非赶走那个小娘们不可。

怎么赶走她?金玲想到了一个人:她的初恋男友许家豫。

金玲以探亲为名回了一趟乡下老家,找到了许家豫。见到金玲,许家豫十分高兴。当年没跟金玲进城让他非常懊悔。当他向金玲问好的时候,金玲竟然哭了起来。他问究竟为了什么,金玲说自己受了欺负,特意来求他帮忙。他慨然应允了。

金玲带许家豫来到城里,悄悄替他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。金玲把自己的情况详细说了一下。许家豫赞同她的主意,说没问题,肯定能帮她办成。金玲要给他一点生活费。许家豫说:“你给生活费得给多少?给多少也是坐吃山空。那个小娘们的事,咱们要是有权把她调走也就算了。可是咱们没权呀,只能另想办法,那就不是几天的事了,一年半载的都说不定。我想自个作点小生意,不图挣大钱,糊住嘴就行。你先借给我一点当本钱,我挣了钱再还给你。”

金玲问:“你需要多少?”

许家豫说:“一万吧。”

金玲说:“一万我拿不出来,给你五千吧。生意能作多少就作多少,钱你也不用还了。”

就这么说定了。金玲还照样天天出去盯梢。许家豫一边作生意一边谋划着小娘们的事。

大约一个月之后,许家豫跟金玲说:“已经准备好了,你说哪天干吧?”

金玲问:“你准备怎么干?”

许家豫说:“叫他们俩一块上天!”

“谁俩一块上天?”

“小娘们跟她的奸夫!”

“不行!那是我的丈夫!”

“啥丈夫?他不是跟你离婚了吗?”

“离是离了,那是因为有小娘们。要是没有小娘们,他不会跟我离婚的。”

“行了,你别抱幻想了。他不上天也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。这是天意。他罪有应得。他飞上天了,我陪你过。我还单身呢,咱俩结婚!”

“你……这不行!”

“行!准行!你听信儿吧!”许家豫说完撂下金玲转身走了。

许家豫在家乡水利工地干活时参与过爆破作业。这次来到城里以后,他偷偷买了雷管和炸药。在和金玲说话过后没几天,他把爆炸装置安在段小洁的门上,然后飞奔下楼引爆了炸药。让他想不到的是,因为有铁制防盗门的阻隔,段小洁没被炸死,只受了轻伤。而 根本就没在这间屋里住。

许家豫被抓进监狱,连累金玲也被判了刑。

共 267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幸福的家庭,需要夫妻双方相互尊重,共同经营。如果其中一方居功自傲,跋扈专行,把对方视为自己的私有商品,会造成物极必反,事与愿违的后果。本文中的金玲对自己的婚姻家庭很满意,但不懂得去珍惜,自私独断,对丈夫疑神疑鬼,最后不但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生活,还受连累被判刑。主题厚重,有警戒意义的作品,推荐共赏!【:海淼】

2楼文友: 15:21:16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,期待精彩继续!

回复2楼文友: 15:56: 5 感谢的关注与评论。我会努力尽可能做得更好一些。

昆明宫颈糜烂
天津治疗男科哪家好
苏州治疗白癜风费用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